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婆算命 被人玩_淫妻激情_
老婆算命 被人玩_淫妻激情_




过去我的老婆属于闷骚形,现在明的暗的一起来了,我也喜欢老婆骚点,但
是不能过火啊,自从老婆和别人玩过,露出,和小孩玩,还在网吧趁着我睡觉被
别人上,上过之后还有股骚劲,我就暗自下定决心,找个大师,去给我老婆算算
命,但始终找不到算命准点的大师,我出差去了唐山之后,看见那里真有个大师,
还住在山里,庙里有1 个大师,4 个徒弟,但这为大师不是专门算命的,而是为
了守住他第24任看管林香寺的重任,我很奇怪,总共就5 个人的寺庙,而且还没
有什么名,为何坚持这么久,想不通!

这次正好有时间,带着老婆一起去玩玩,正好找这个大师算算命,看看老婆
为何如此之骚,顺便正好了解这个小寺庙的名堂

天气很热,老婆没有穿短裙,黑丝,什么的,只是紧身牛仔裤,上身白色半
透明衬衣,黑色胸罩,白袜子,黑色旅游鞋,168 的身高,55KG的体重 D罩杯,
看起来这桩打扮很正点,而且紧身牛仔裤勒出了屁股十字花形状

我问老婆:你怎么不穿短裙了?老婆回答道:「不穿了,你总说我骚,我穿
的正装点,哼。」随后我们坐了汽车,来到了林香庙,在挤公交的时候,总有男
人的手,往老婆屁股上蹭,老婆一动不动装作没人摸她……

我急三火四的带着老婆来到了庙门口,我找到了静宁大师……和大师说:「
按照你的说法,老婆给你带来了,你给老婆算算命。」大师屡屡胡子,从上到下
看来老婆2 分多种,和我说:「恩……恩……恩……」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忙问:「大师,什么结果啊,大师说,此女过于好色,不好办啊」

我忙问:「那大师可有解法?」大师屡屡胡子说:「难上加难啊,」随后大
师把我和老婆领到了内阁,大师说:「先生真心想好好算一卦??」我也没多想,
就连忙点头答应。

大师和老婆对坐在一起,大师说:「女施主可否换下着装呢,老衲实在看不
出施主身上的印记啊,」老婆回答道:「大师,我要怎样穿呢?」大师闭上眼睛
屡屡胡子说:「越透明越好!」我心中有些纳闷,也没多想,毕竟人家是和尚,
不能把老婆怎样。老婆出了庙门,把旅行包里的半透明睡衣换到了身上,进了内
阁庙门我才发现,原来老婆里面内裤胸罩什么都没穿,只是披个白色半透明睡衣,
然后跪坐在大师对面。大师点点头,说:「恩,施主确实很好色,而且不是一个
男人能满足的!施主能否把睡衣全脱掉,让老衲好好给施主算算?」

老婆想都没想,唰一下的,就脱落全身衣服,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大师面前,
而且一点也不羞涩,而且身上白皙,还有亮光反射,我的鸡巴一下子就抬起头了,
而大师却没任何反应。随后大师对老婆说:「女施主可否自己搓揉一下自己的乳
房呢。」老婆有点脸红,说了句:「哦。好的。」然后老婆咬着嘴唇双手托起乳
房揉了起来。大师点头说:恩……恩……好……女施主可否让老衲看看生殖器呢?
老婆看了我一下,慢慢的把双腿叉开,我看见老婆那里的确有点潮湿,大师这时
候说,「对不起了女施主,老衲要好好看看,」然后大师左手扶着老婆白皙柔嫩
的大腿,右手食指在老婆阴蒂处来回荡漾,老婆这时「恩,,,,恩,,,,」
的呻吟着,突然,大师把一只手指伸进了老婆的嫩穴里,老婆「啊、、、、」的
一声,脸都红了!我有些看不下去了,忙问大师:「这是在干什么啊,」大师慢
慢的回答说:「我看看有多深,看了我的手指是不够长了。」随后大师把裤子脱
下来,露出不算粗大的鸡巴,大师站起来说:「女施主可否给老衲握一下鸡巴,
看看施主的手有多大,」老婆咬这嘴唇,轻轻歪着脑袋,伸出了柔嫩白皙的小手,
握了上去,同时也在观察大师的鸡巴,这时大师说:「含进去吧,老衲看看你上
面的嘴有多深!」

老婆看了看我,眼睛又回到大师的鸡巴上去,伸出了小舌头,先是把大师龟
头马眼处的一滴透明液体舔了进去,然后比上眼睛把大师的鸡巴含了进去,大师
说:「对,就这样,别出来,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老婆刚开始还行,过了1
分钟,呼吸有些急促,眼圈有些红,而且还呜呜的,好像是想说话!这时,大师
的阴茎根部全是老婆的口水,全是透明的粘液在往下流,正好流到老婆的乳房上!
这是大师说:「好了,女施主,可以出来了。」老婆吐出鸡巴,咳嗽的两下。这
是大师把老婆双腿掰开,跪在老婆双腿之间,用龟头摩擦老婆阴唇几下,就插了
进去,但是大师插了进去却没有抽插。过了10多分钟,大师的鸡巴也不拔出来,
也不抽插,弄得老婆身体直扭动,老婆自己还做着抽插姿势,老婆身体一晃动,
大师的鸡巴就抽出去很多,如果老婆不晃动,大师的鸡巴就插到最深处,就这样
坚持了30多分钟,大师没有射,大师的鸡巴拔了出来,老婆白色液体马上流了出
来,大师说道:「我不行,我的阳具不够长,还是让我大徒弟来吧!」说着,大
徒弟就来到大师面前,说:「师傅,有何吩咐。」

大师说:「借你阳具用用!」大徒弟说:「弟子遵命,」随后大徒弟脱了裤
子,就把阳具插进了老婆淫穴里,刚进去没几下,大徒弟啊的一声,居然射了。
我当时就急了,问大师:「你这徒弟干什么。」大师连忙道歉:「哎,劣徒学艺
不精,酿成大错。老衲实在对不起了,哎……还是让我二徒弟来吧!」我心中不
乐意也没办法,只好听大师的,二徒弟的鸡巴很粗,和我手腕差不多,但他们的
鸡巴确实很硬,可能很久没见过女人的缘故,而且还是这么白皙,这么丰满的人
妻……

二徒弟想都没想插了进去,没想道,还不如大徒弟了,搭边就射了!大师哎
的一声,三徒弟也到场了,说:「师傅,我也怕挺不住啊,师傅我估计不行啊。」
大师说:混账东西不试试怎么知道。三徒弟连忙跪在了老婆两腿之间,看着前面
两位师兄的精液,三徒弟也没擦掉老婆嫩穴上的精液。就一下子插了进去,因为
有前面个师兄的内射,老婆更加骚了,还给三徒弟使了个眼色,这下可好,三徒
弟经不住诱惑,一下子射在老婆子宫深处。大师摇了摇头:「这帮废物。我们师
徒五任难道连女人都搞不定吗?老四,你给我出来,」老四很瘦,脱了裤子鸡巴
不小,很细,但很长!是我见过最长的鸡巴。

大师说道:「三位师兄已经败下阵了,最后的希望就在你身上,你自己看着
办吧,如果你也不行,寺法处置!!!哼!」老四连忙称:「是……是……是…
…师傅。」随后也跪在了老婆面前,可是硬不起来。大师说道:「先生配合一下
老四吧,你是她丈夫,你去插你老婆,然后让你老婆给老四口交。」我也连忙跪
在了老婆两腿之间,说实话我早就坚硬如铁了。一下子插进了老婆的阴道,哇。
好滑嫩啊,我嘶……嘶的叫着,然后老婆给四师兄口交。不一会四师兄的鸡巴硬
了起来。说可以了,我把老婆双腿放下,交给了四师兄,四师兄平躺在地板上,
让老婆背对着坐在他上面。老婆啊的一声把老四的鸡巴吃掉了一多半。摇着头再
也坐不下去了,这时大师拿着手尺,量了一下,说:「好……好……好」四师兄
在下面狂顶老婆嫩穴,快速的抽插,这么长的鸡巴老婆根部受不了。不一会老婆
阴道像撒尿一样,喷出了透明液体,随着鸡巴的抽插,老婆直喊:「停下,我不
行了,我服了,我服了……」我婆摇着脑袋,身上微微泛起粉红色。这是四师兄
的鸡巴不在抽动,慢慢的老婆阴道把四师兄的鸡巴全吃了进去!我知道,又内射
了。老婆瘫躺在地板上,呼吸也变得平稳了。看来是真的得到了满足。

我问大师。「这就是解法?大师笑着说,是的,我给你一副药,你回家吃吧,
保证你的鸡巴会变长!」我连忙道谢,大师却说:「这药不能白给你,需要用你
老婆身体换,让我也爽爽,我就给你这灵丹妙药。」我犹豫了一下,说:「大师
怎么玩啊,老婆都没劲了,虚脱了。」大师屡屡胡子说,「我另有妙计。呵呵。」

大师把老婆借走一个晚上,我独自徘徊,想着往事,我也偶尔偷看老婆与大
师做爱,看着那老婆白色液体流出阴道的时候,悲伤?兴奋,悲哀,无奈?一个
漫长的夜晚,一个漫长的等待,一个漫长的改变过程!大师临走是跟我说:这是
命,也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我用老婆身体,换了灵丹妙药,不知合算不合算!!!!!!!!!


联系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