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点之间】(35-36)_校园春色_人人操_人人碰_人人碰免费视频_人人干_人人摸_人人看_超碰97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两点之间】(35-36)
【两点之间】(35-36)
作者:不详 字数:5229

第三十五章入浴

「不过,我们得先睡觉。」我说,我明天还要上班,且不管这些高深的难题。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脚步不像之前那么稳健,有点虚飘飘地够不 着地面。

她站起来软绵绵地扑倒在我背上,双手从后面伸过来来,揽住我的腰,嘴里 嘟囔着:「头晕,要洗澡。」又来了,我觉得她真的是疯了。

「都这么晚了还洗什么什么澡!」我看了看电视机上面的挂钟说,都快两点 了。

「不行,我一定要洗,我一天没洗澡了,不洗睡不着。」她把下巴打在我肩 上懒懒地说,语气里有种固执。

「那好吧,你慢慢洗,我可要睡觉了。」我有气无力地倒在沙发上,她也被 带动着偏偏倒倒地倒上来。

「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了,我要你帮我洗。」她仰起头抬起下巴调皮地说。 我愣住了,整整有半分钟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不知道自己面 对一个少女赤裸裸的身体,是否还能控制得住狂躁的欲望。况且馨儿已经十九岁, 不用脱掉衣服,我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诱人的女性的气息。也许就像舒姐说的,这 世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好人,有时候我得承认自己就是这样的男人。我想起白居易 的弟弟白行简在一篇赋里说过的一段话:「夫性命者,人之本;嗜欲者,人之利。 本存利资,莫甚乎衣食。既足,莫远乎欢娱。」这话说得真对,饱暖思淫欲,原 来自古以来凡俗不免。虽然胃里的酒劲开始慢慢地上来麻醉着我,但我的神志很 是清醒,怪不得馨儿一直说她没醉,原来酒醉的人心里原是通透的。这本来就是 我从早上看到她赤裸的身体时就想的事情,现在明明确确地得到了她的授权,我 为什么要拒绝呢?她也没有说要怎么怎么,也许只是看看她的身体而已,这些胡 思乱想也许是我臆造出来的道德的影子。

「好,我去调温度,你去试下水温。」我搀扶着她到了浴缸边,左一脚右一 脚地迈着步子出来调水温,我们的热水器是在洗手间外边的。

「烫不烫?」我问她,夏天的水温只要有点温温热就好了。

没有人回答,我进洗手间来一看,她爬在浴缸的边沿一动不动,耷拉着头, 我试了一下水温,还好,便打开水阀往浴缸里灌水,一边开始动手给她脱衣服。 给一个醉酒的女人脱衣服,原来是一件如此麻烦的事情,馨儿软软瘫瘫的不住扭 动,骨头像是溶化一般,衣服就像附着在皮肉上一样,把白色的T恤从从腰间网 上撸,小蛮腰显露出来,皮肤白皙透亮,吹弹即破,我的心随着酒劲扑扑通通乱 跳,手一直在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T恤从头上剥落下来。映入眼帘的 是黑色蕾丝的奶罩,边沿上是精致的白色小碎花收边,反衬的雪白的胸脯更加光 莹透亮,这迷人的少女的颜色啊!我心头一阵狂跳,抖抖索索地解开背上的钩扣, 把这黑色的屏障拨开,两个浑圆饱满乳房安静的挺立着骄傲朝向前方,鲜嫩欲滴, 不像「水果西施」的那样软绵颤动,也不像那样桃形的,而是完美的浑圆的半球 形,既没有颤动也没有下垂,仿佛不受重力的影响,在这迷人的山丘的顶部,两 粒红色的尖尖细细的樱桃像是铅笔上的橡皮头,鲜艳晶莹,玲珑剔秀不可方物。 她的皮肤,她的乳房,她的脖颈……她的一切,无不散发出少女的芳香让人心醉 神迷。她就像上帝派来的蜜桃仙子,来到我的身边,躺在我的怀里,神圣而安然, 我没有伸手去抚摸,只有心里有团火在熊熊燃烧,烧得我喉咙干裂得就快裂开来。 脱下她的短裤要比脱下T恤容易许多,松开皮带扣链,把皮带抽出来,再把拉链 「吱溜」一下来开,终于看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所在:仍然是黑色蕾丝白花缀边 的三角内裤,服服帖帖地裹着中间隆起小小的山包,透过那细小的镂空的缝隙, 能依稀看见里面稀疏卷曲的杂草……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又狠狠地吞下。我 把她轻轻地放在浴缸边上,让她伏着,这样也许会更容易些。我把手掌插进裤腰 里面抓住短裤的边,往外掀翻再向下缓缓地拉,圆润而沉着得臀部自信地翘起, 腰低低地凹着形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我拉着淡青色的短裤沿着白嫩的玉腿一路向 下,两条生机勃勃的少女的腿啊——颀长而流畅,健美而柔韧,白洁如玉却又充 满野性,如两条白藕一般。拉她内裤的时候,馨儿嘤咛一声把双腿夹紧,似乎有 点不情愿,我在犹豫着是不是要脱下,最后欲望淹没了理智,白花花的臀部裸露 在了我的眼前,我想古人形容的「白玉锦团」也不过如此吧!就如那挂在树梢成 熟的梨子,散发出甜美的馨香,我真想一口咬下去,看看里面是不是滋润香甜的 汁液。

我把她横抱着,轻柔地放入浴缸,那三角地带的耻毛被水波涤荡着漂来漂去, 就像柔软的水草在水里漂来漂去,然后水浪退去,又整齐地贴伏在鼓蓬蓬的耻丘 上,就像波浪过后的水草整齐的伏在堤岸上。她的水草有淡淡的颜色,稀稀疏疏 地并不甚长,卷卷曲曲地泛着黑亮的色泽,稀稀疏疏的成一长溜的耻毛并不能完 全遮盖那神秘山丘,山丘下面粉红色的肉色若隐若现。她把双腿紧紧地夹着,使 我看不到她那缝隙的模样,不过我总觉得这样挺好,多一点想象的空间总是好的。 再美的东西,如果过于张扬和赤裸,也会失去应该有的韵味。

我的手已经不再颤抖,它终于有了抚摸女神的理由,终于可以感受着她的每 一寸肌肤,如此真真切切。馨儿并没有沉沉睡去,介于半醒半梦之间,还有些知 觉,肢体偶尔扭动着,配合着我的温柔冲洗。我给她抹上浴液,她胸前的两个完 美的半球突然间变得鲜活起来,似乎获得了生命,充满了了灵性,总是从我的手 掌中不经意地逃脱开去。我的手掌接触到她的乳房,摩挲在上面,传来一种很奇 怪的感觉,润润滑滑地痒得难受,这痒顺着指尖绵绵细细地传到我的心房,传到 我的大脑,激起从未体验过的快乐的涟漪。浴缸里随着水流的涌动,漾起许多细 细碎碎的泡沫,在水流的冲击下,有的泡沫瞬间便破灭了,有的继续浮游在水面 上,连成一片迟迟不愿破灭,等待新的泡沫来把它们冲散。她的身体如白色的美 人鱼长长地躺在水中,在白色的泡沫中若隐若现,我顺着小腹往下探索,平缓的 小腹就像夏天雨水冲刷过后车轮碾过的光滑的泥沟那么平滑,我的指尖到达那细 细的耻毛,把我的指尖弄得痒酥酥地难耐,我把双手继续往下延伸,伸入她的两 腿之间,摸到软软的细长的蜜缝的肉沟,浅浅的往里凹进去,我轻柔地揉着洗着 那里,馨儿的嘴里忽然发出急促而轻声的叹息。我觉得这种感觉很奇怪,在沙发 上的时候我满脑子是淫秽的妄想,等待脱去了馨儿的衣裳,一直到她躺在浴缸里, 直到现在摸着她那神秘的天堂之门,我却没有太多的邪念,呈现在我眼前馨儿温 顺如天使一般,就像那天上的满月一般圆满,我的欲火像是在夜空天幕上的星星, 在这圣洁的明月的朗照下,零零星星地发着惨淡微弱的光,随时都有熄灭的征兆。 这种快乐是全身心的,无法言喻。眼睹美色,耳闻娇喘细微,鼻嗅馨儿香,手触 细滑,意乱神迷,我如同在观赏一件旷世奇珍,而这件旷世奇珍此时此刻是属于 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

第三十六章共枕

帮馨儿洗完澡之后,我把她的身上擦干,把她抱出来放在沙发的毛毯上,包 裹好再抱起来,放在床上,用一块干毛巾给她揉搓头发。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睡着, 长长的睫毛在微微抖动,朱唇轻启,我拿过电吹风给她吹干头发的时候,她睁开 了眼睛,醉眼迷蒙地望着我说:「你睡哪里?」

「我回房间去睡。」我说,我想她不知道纤纤占着我的床。

「你这个骗子,纤纤不是睡你的床上吗?」她说,原来她什么都知道,我还 以为她一直在呼呼大睡呢。

「我……我睡沙发上。」我为我说的谎被揭穿而羞愧。

「我都看到了,纤纤姐给你跳舞,你还抱了她。」她继续说,声音带着点点 怨怒。

「是么,那……那是她要跌倒了,我拉住了她。」我说,事实近乎这样。

「那你不能回到房间去睡?」她轻声无礼地要求我。

「为什么呢?」我说。

「也不准到沙发上睡?」她说,并没有回答我问的为什么。

「那我睡哪里?」我觉得她真的是很没有道理。

「睡我旁边,不能让你被狐狸精给勾引了。」她使劲眨巴着眼睛,好让自己 清醒一点。

「我还没冲凉呢!」我说。

「那快点去!」她催促着我,我连忙跑到洗手间,快速地三下五除二冲完凉, 衣服也懒得穿,穿着内裤急匆匆回到床前,把灯关了,调好空调,迫不及待地钻 入馨儿温暖的毛毯里。馨儿的这间房没有窗户,只有门头上有几个透气的小木格 子,房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我睁大双眼,努力去看清周围黑暗的颜色,原来这黑 暗是如此熟悉,就像在母亲的子宫里面,那么温暖,那么安全。窗口射进来微弱 的夜光,才是欺骗我的最可笑的谎言,我一直生活在其中而不自知。身边的馨儿 蜷曲着身体,嘴里含糊不清地发着梦呓……耳边慢慢传来馨儿均匀的呼吸声,被 窝里有一种淡淡的馨儿香。我仰面躺着,和一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度过漫漫长夜, 这已经是多么久远的事情了,心里清澈透亮,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不 起来在过去的睡梦里还是现实中中,某一个晚上,我就是同这样一个女人睡在一 张床上。我经常做这样的梦,梦见我到过很多地方,见着某些人,做着某些事… …醒来才发现是如此的似曾相识,也许那是上辈子残存下来的记忆的碎片,也许 那个关于孟婆汤的传说,关于轮回的那些言说才是人们不愿面对的真实,也许在 我喝下孟婆的那碗汤的时候,少喝了那么一点,也可能是记忆太过刻骨,非这神 奇残忍的汤药所能消除。而此时,我对馨儿也有这样的似曾相识感觉,难道上辈 子我们曾经也这样睡在一起,这是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酒劲慢慢涌上来, 我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我梦见一条长长的河流, 我沿着岸走,却怎么也走不到头。

在半夜里,我被纤纤上洗手间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吵醒了,昏昏然醒了过来来, 大脑却异常的清醒,我听见她似乎在馨儿房间门口站了了好一会儿,才轻轻的把 脚步声移到我的房间里去了。我似乎想起一件将做而未做的事情,但又想不起到 底是什么事情,心里有点忐忑不安起来。旁边均匀的呼吸声声声入耳,馨儿似乎 还在睡觉,我的头靠不到枕头,我挪了挪枕头把头靠上去,呼吸声嘎然而止,灼 热得像着了火身子翻转过来,就势像一条八爪鱼一样的缠住了我。我热烈地回应 着,紧紧地搂住她,心里通通地像有头小鹿在乱撞,散去的酒劲又慢慢地上来了, 像有人在心里划了跟火柴,欲望的火苗开始哔哔剥剥地燃烧起来。她的酒劲似乎 还没有全然退去,在我耳边喃喃地说:「摸我!」她说道,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 胸膛里,她声音有种诱惑力。我颤抖着指尖抚过她的脸,她的身子动了动,开始 颤抖起来,我以为她是因为害怕而战栗。

「别害怕。」我在黑暗中对她说,她比先前抖得更厉害了,更加紧紧的贴住 了我。

「这很简单,一会儿就好了!」我又说,我担心那不好的记忆在她的心里留 下的阴影像魔鬼一样缠着她不放。

「我不怕,我不怕你!」她低低说,摸索着把她的指尖伸到我嘴边,拨开我 的嘴唇滑进来。我的手又开始在她光滑的背上摩挲游走着,我的手指不再颤抖。

「我要摸你!」她又说,把手放到我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盖在上面,她似 乎在犹豫,犹豫了一小会,才把手掌插入内裤里面去,她的手指热热地柔软,她 摸到了我的根,摸到了我的睾丸。她的手动作很轻缓,一下一下地挠着那鼓胀的 阳具……她摸到了我的生命,她真的触到了我的并抓了它,我的身体似乎变得越 来越小了。只剩下由她掌握着的那么一点儿。强烈又如此汹涌的欲望更加膨胀, 再膨胀……我怕这欲望膨胀到爆裂开来,令我发狂,让我一命呜呼。

「你好硬了,多硬啊!我要你……」她在我耳边轻语,我的手顺着她光滑的 臀部一路向下,她是多么轻盈,多么光润!——而她的臀部浑圆而结实。我的手 到了两股之间,拉开臀瓣,指尖轻轻的往缝隙间斜斜地向下探进去,那里已经是 沼泽一片,唇口留着温温热的黏滑的液体。

「噢——」她轻声叫出来,说:「就是那儿!是那儿!哦!」我的手指湿润 了,滑滑的液体沾满了整个指头,不安分地在里面搅动。她的肉瓣包裹着我的指 尖,像一张婴儿的口,紧紧地吞吐着我的指尖,时而微微翕开向外翻开,时而紧 紧收缩向内吸附。她的手柔软有力,握得更紧了,动作更慢了,她开始用力撸动 我的棒子,手中紧握力道令我真切地体会到上天赐予我的礼物近在咫尺。我屏住 了呼吸,任由她在黑暗中引领着我,引领着我走向真正的光明。她摸到我的另外 一只手,将我手心放在她脸上,抓着我的手掌感觉到她面颊的形状,感觉她眨着 眼时抖动的睫毛,感觉她的急促的鼻息……将我的手放到她嘴里,轻轻地吮咂着, 用牙齿轻轻地啮咬我的指骨。少女的体香混杂着沐浴露的味道,伴随着热气从她 身上飘散开来,飘进我的鼻孔。她伸手在我的脸上摸着,就像她引领着我摸她的 那样,摸着我的额头,摸着我的脸颊,摸着我的耳垂……最后摸着了我的唇,把 她的唇贴在我的唇上摩擦,拱开我的唇瓣,把舌头伸了进来,有股香甜糯滑的味 道,像条小蛇那样灵巧湿热,我捕捉住它的舌头,把她的舌尖贪婪地吸附在嘴里, 用舌头缠绕住,不让它离开。我的双唇好比春天里的蝴蝶,绕着钟情的一片花叶 上下翻飞,不知疲倦,不忍离开。一边手指在她的身体里进出撇捺,那里像是含 苞待放的花骨朵,有令人销魂的似开非开的诱惑。她的鼻孔里发出支支吾吾的低 鸣。

【未完待续】
联系广告